比较香港保诚、香港友邦、香港宏利储蓄分红险的预期回报

先前我们介绍过香港保诚特级「隽升」储蓄保障计划II,香港宏利创富传承保障计划2以及香港友邦充裕未来•盈尚的测评,今天我们就来比较这三家香港保险公司产品的预期回报。

步骤1 ﹕比较累积期后的回报率及现金价值 三款产品的预期及保证IRR接近

大家需先了解储蓄保险的累积期,再分析期满时的回报。储蓄保险的回报以内部回报率(Internal Rate of Return,IRR)来衡量。IRR可理解为产品的年度化回报率,当中分为保证IRR及预期IRR,后者包含非保证回报。

储蓄保险的保证及预期回报反映其定位。一般而言,保守的计划有较佳的保证IRR,但回报爆发力有限;反之,进取的计划多投资于股票,潜在预期回报更可观,但保证成分有限。

我们选择5年供款期、每年保费20,000美元的产品,假设累积30年(注1),再计算保单30年的IRR。图1所见,三款产品的30年预期及保证IRR接近,预期IRR介乎5.5%至5.7%,而由于计划相对进取,30年保证IRR仅介乎0.3%至0.5%。当中,宏利创富2的预期及保证IRR稍胜。

比较香港保诚、香港友邦、香港宏利储蓄分红险的预期回报

步骤2 ﹕掌握红利浮动的风险因素找出潜在回报中更多的「保证」

以上进取型储蓄保险的潜在回报率超过5%,在低息环境相当吸引,让懒人也可透过时间去累积财富。不过,预期回报含非保证成份,究竟还有没有其他指标,让大家可以掌握风险,退亦可守?

非保证红利成份﹕保诚隽升II的归原红利占比较高 

非保证红利有不同种类,如归原红利(reversionary bonus,又称复归红利)、特别红利(special bonus,又称终期分红,terminal bonus):

  • 归原红利:通常每年公布一次,面值一经公布即保证派发,并累积滚存于保单中。
  • 特别红利:于退保时一次性支付,视乎客人何时退保,因应当时的投资回报及市况,所派发的金额可升可跌,不会在保单中累积滚存。

由于归原红利于公布后,其面值即为保证,因此归原红利越高,非保证红利的波动性较低,对保单持有人更为有利。保单持有人可要求从保单套现累积归原红利之现金价值,在需要时应付其理财需要。图2显示,保诚隽升II的归原红利占比最高,达10.84%(以30年的总现金价值计)。

比较香港保诚、香港友邦、香港宏利储蓄分红险的预期回报

悲观情景下的回报﹕保诚隽升II及宏利创富2预期IRR仍超逾4%

除了「现时预计」的回报,大家亦可参考销售说明交件中的「悲观情景」(注2),窥探产品的风险波幅。「悲观情景」是按「现时预计」的投资回报的第25百分位数计算,并假设其他相关因素(如索偿经验、开支、续保率等)维持不变。图3显示,在「悲观情景」下,保诚隽升II年度投资回报率跌幅最少,只有1.3%;而宏利创富2的30年预期IRR稍胜,为4.2%。

比较香港保诚、香港友邦、香港宏利储蓄分红险的预期回报

目标资产组合﹕友邦充裕未来、宏利创富2的高风险资产较多

保险公司需披露储蓄保险的目标资产组合的资产类别,即股票、债券及其他固定收入工具之比例,当越多资产分配在股票,投资回报波幅较高。在最进取的情况下,友邦充裕未来和宏利创富2可将最多75%的资金投资于股票,而保诚隽升II最高也只投资60%股票。
比较香港保诚、香港友邦、香港宏利储蓄分红险的预期回报

分红政策﹕保诚隽升II较高透明度

分红政策是指,保险公司如何将投资收益分配予保单持有人、公司股东。保诚隽升II具体订明分红政策,将至少90%的可分配利润给予保单持有人,而友邦及宏利分红政策则没有列明保单持有人的利润比例(注3)。换言之,保诚隽升II的分红政策较为清晰透明。

步骤3 ﹕比较过往的分红表现但若红利实现率公布年期太短 未必能反映长期的分红表现

谈到分红表现,红利实现率是常用的指标。坊间不少销售代人员强调其公司的红利实现率可达100%,甚至更高。红利实现率100%能否代表长远的分红表现恰似预期?所谓红利实现率,是按实际派发的非保证红利,除以利益说明所述数额的平均数计算。

本文的三款产品均属于新一代,未有红利实现率资料,我们只能参考同系列上一代产品的数据。但发现红利实现率存在两大限制。

限制 1 — 披露年期太短﹕根据保监局指引16,由2017年起,保险公司需公布分红储蓄保险过去起码5年(如有)的红利实现率。不过,指引实施至今,市场上不少产品所累积披露的红利实现率年期依然很短。以友邦充裕未来计划为例,因是近年推出的计划,暂时只有4年的数据;若比较保单第4年与第30年的总现金价值,前者的占比不及(后者的)10%。而宏利的上一代计划,暂时仍未有红利实现率数据。至于保诚隽升,已公布了10年红利实现率数据,其红利占比近25%(与第30年比)。
即使红利实现率再高,但若数据年期太短,对于长达数十年的储蓄保险来说,其参考义意不大。因为随着更长的时间,红利占比越见攀升,要取得高的红利实现率,就越来越有难度。

限制 2 — 个别红利的占比可能太少﹕现时,保险公司可分别披露个别红利种类的红利实现率。举例,友邦充裕未来的4年数据中,归原红利虽有100%实现率,但它只占(以30年计)总现金价值4.3%(见图2),这未必反映整体非保证回报的实现情况。

持续地披露红利实现率,能方便投保人了解长期分红储蓄保险的回报表现,但要解读这些数据并不容易。事实上,与其分开披露个别红利种类的数据,不如披露总现金价值(包含所有保证及非保证回报之总和)的实现率,后者更具参考价值。而保诚便是市场上极少数披露总现金价值实现率的保险公司。

资讯透明化是大势所趋,我们希望香港保险公司在披露资讯时,可尝试超出监管机构规定的最低要求,例如,公布更长年期的红利实现率,甚至是储蓄保险实际的IRR,这将有利投保人了解过去同类型产品回报表现。

  1. 文章链接:https://www.hkinsu.com/zhuanlan/chris/26793.html
  2. 文章标题:比较香港保诚、香港友邦、香港宏利储蓄分红险的预期回报
  3. 本文由香港保险公司代理人或者经纪人发布,不代表网站观点与立场,如需转载,请添加文章链接。
  4. 想要咨询香港保险、澳门保险、香港理财、香港银行开户,请按页面上的联系方式与我们取得联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