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香港保险公司
  3. 香港友邦保险

友邦香港(AIA)区域总监诱客瞒病投保

今天香港苹果日报爆出一大新闻,身为友邦香港(AIA)的某区域总监为诱骗客户买保险,竟然不向客户提出健康申报的要求,客户在2009年-2013年被诊断出肺癌晚期,且在医院治疗,客户在2012年购买香港友邦的保费融资和重疾险,投保时竟然没有申报健康问题,今天双方发生纠纷,请看下面具体报道。

内地近年流行「保单贷款」,即买人寿及储蓄等保险后,可用保单的现金价值作担保的贷款,再从银行或保险公司获取低息贷款。这些做法慢慢演变,内地更有债主要求债仔用香港买的保单赔偿金额还款。在广州经商的49岁香港人麦先生2012年9月买下5,000万元保额的「至尊医疗计划」,以及100万元保额的「进泰安心保100」危疾人寿保险,再于2014年8月加码买40万美金的危疾人寿保险,这三份保单全属友邦保险(AIA)。麦先生曾向他的生意拍档秦汉军借下2,000万元人民币,后于2015年1月因从楼梯堕下意外去世,但是死者实际资产所剩无几,秦汉军遂决定以第三方的债权人身份向AIA申索,希望以赔偿金额当还款。

据悉麦先生是「新香港人」,持有香港身份证,长居广州做融资生意。秦汉军于是从广州追讨至香港,并在高院取得许可,从死者的资产中索偿2,000万元,以第三方债权人身份向AIA申索。这时AIA才透露,他们找到麦先生2009至13年期间在广东省的医院确诊肺癌及七次覆诊记录,由于买保单时并无申报,因此不获赔偿

秦先生及太太在广州接受本刊记者访问,二人为此忿忿不平,秦太认为明明死者麦先生买时并无隐瞒:「我最敢肯定就系个表(病历记录)度,有人做左手脚!」负责的AIA保险经纪是布晓勤,据知她做很多内地客生意,除了死者麦先生,他的另一生意伙伴梁小姐,亦表示向布晓勤买了与死者同样的医疗保险。她指买保险过程中没有细阅条文,只由经纪「打勾」(意指负责填表):「自己只是『笃个名』,全交由经纪填表。」

你不说我不知道,没问题

不过,究竟是麦先生刻意隐瞒,还是买保险过程中经纪涉及不当销售,谁是谁非,现在死无对证。记者曾以顾客身份,向该经纪查询大额医疗及人寿保险事宜,她竟然暗示部份病历记录可以「诈睇唔到」。

她称须如实向她报告身体状况,有大病一定要告诉她,否则被查出时保险公司有机会拒保,但是解释完这项原则后,又突然说:「(病历记录)羊都要望啦系咪?有啲我可以诈睇唔到,好明显嘅就唔得咁解。你明我讲紧羊㗎啦?」她又表示:「你唔讲我唔知,无问题呀,咁你短期一发生(事故),如果人的check到你,佢咪退番原保费,唔保你萝!」记者追问原保费真的可退回?经纪点头应声说:「嗯。」又说:「你唔好讲畀我知比较好啲萝。」

涉事经纪布晓勤是友邦保险(国际)有限公司授权保险代理人兼资深区域总监,并获表扬为2016年「最杰出区域总监」之一。查册显示她现持有三个豪宅物业,分佈在大埔比华利山别墅、九龙站凯旋门,以及大角嘴珑玺,均在2011年购入。

友邦香港(AIA)区域总监诱客瞒病投保

对于上述经纪的说法,国际专业保险谘询协会会长罗少雄连声批评:「唔得啦!」他直指经纪称「当睇唔到」属蓄意行为,「梗系唔得!」对于经纪指不如实申报病历最多是不获赔,并可获退回保费,罗少雄指是否退回保费,由保险公司最终决定,若投保人隐瞒病历,一般情况下是无法取回本金,更可能因欺诈保险公司,而须负刑事责任。「你去索偿时,万一保险公司怀疑你系立心去唉保险公司的时候,会第一时间去报案,交畀警方调查。」罗少雄表示如经纪不当推销保险产品,会被内部处分,视乎个案严重性,轻则书面谴责,重则停牌。

本刊向AIA查询经纪上述行为是否构成误导,AIA回应称:「我们有严谨的守则,规管财务策划顾问在产品销售过程中的专业操守,绝不容忍任何违规行为。若证实有任何违规行为,我们会严正处理。」

专家:买大额保险需身体检查

国际专业保险谘询协会会长罗少雄指,若投保人隐瞒病历,一般情况下是无法取回本金,更可能因欺诈保险公司,而须负刑事责任。

秦先生对香港的保险制度大表不解:「我的大陆买一个三、五千蚊的(保险),必须去一个指定的医院,好详细咁去左体检之后,如果系呢个可能会引起医疗事故的,佢唔会赔,其他就会赔,但我就唔知香港是点样。如果佢有癌症,点解保险公司唔会有一个监督?」与麦先生一样,向同一经纪买了同样保险的朋友透露,他们国内人士买保险一般「信朋友」,经纪说能赔就相信能赔。「好多表填,我的都唔知点填,笃个名畀佢,个经纪会帮我搞掂。」就算经纪安排她到香港体检,她也不明所以,「体检单我都无攞到,都唔知后来点,就交左上去。」

AIA回覆本刊时表示会视乎保单类别及个别申请需要,要求经纪向客户索取足够相关资料及证明文件,以进行审批;并根据客户所提交的资料,如有需要会要求客户进一步递交相关证明文件,例如体检报告以作批核。

对于中年或以上人士购买大额保险,罗少雄同意有需要设体检关卡,「以佢投保医疗5,000万、人寿100万等,呢个系比较大的投保额,一般保险公司都需要一个体检,特别是他的年纪有番咁上下嘅时候,更加有咁嘅需要。」

秦太表示麦先生死因与其癌症无关,AIA理应赔偿,「佢从楼上踩错格,头先落地,送去医院死左,系失血性休克,公安出来的结论是意外死亡。话呢个死者骗保唔赔,但是死者死嗰阵时唔系因为生癌而死!」债主一开始索偿500万元,透过律师与AIA几经周旋,至今AIA答应退还约28万元本金。为何AIA愿意退回本金?罗少雄估计,可能保险公司认为投保人有关行为非刻意或蓄意,故发还投保金额作为一个合理赔偿。

保险投诉激增五成

近年不少内地人来港买保险,不仅为了保障人身。罗少雄指出,内地人士贪其既可用来「走资」,又可以保单贷款,极为吸引。不过,中港两地保险制度不一,加上保险产品本身的条文繁複,经纪想尽快开单,投保人又贪方便、不求甚解,于是买卖草草完成,直至出事时保险拒赔,双方「口同鼻拗」,保险相关的纠纷个案亦随之上升。保险代理登记委员会公布,整体投诉保险经纪的数字,由2016年的843宗增至17年的1,287宗。本刊向AIA查询近年收到的投诉数字,AIA仅隐晦称:「阁下所查询的数字属公司内部资料,我们不便透露。」

 

本文来自苹果日报,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香港保险资讯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