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香港保险资讯网首页
  2. 香港理财

每周金融市场回顾及投资策略(12/14/2018)

年底前的反弹?

市: 股市似乎已准备在年底进行一波强劲反弹。本週早些时候,美国股市大幅下挫,亚洲(除日本)股市却随即表现出抗跌性。

债券: 因预见市场利率将走高,投机性头寸减仓,美元债券收益率应声下跌。美联储 12 月 18-19 日闭门会议后,将就未来加息路径发表声明,此为市场关键。

外汇: 美元保持区间波动。英国议会就脱欧进行投票前夕,有关脱欧的进展对英镑走势至关重要。

最新进展

中美贸易摩擦缓解。贸易谈判为市场提供了一些喘息的空间。在正式重启关税前,中国有了 3 个月的缓衝期,来展示其解决美方所关切的问题的诚意。中国已经表态,将增加对美国液化天然气和大豆的进口,并通过了一项法案,旨在惩罚侵犯智慧财产权的企业。这是一个好关始,贸易战暂歇或足以支撑新兴市场资产在短期内有所表现。儘管如此,地缘政治紧张的局面不太可能消除,中国某科技公司一名高管被捕更加说明了这点。

收益率曲线部分倒挂。週二,美国 5 年期与 2 年期国债收益率出现倒挂,美股继而受到震动。鉴于收益率曲线倒挂可作为未来 6-18个月出现潜在经济衰退的预兆,这显然引发了一些人的担忧,即未来经济前景将挑战重重。然而,还是有些情况可以缓解:

1) 首先,收益率曲线倒挂,有时并未准确预测衰退。此外,我们更乐意关注 10 年期收益率与 2 年期收益率差值的曲线(目
前尚未倒挂),该曲线比 5 年期和 2 年期收益率差值的曲线有更准确的历史记录。

2) 其次,美国最新的製造业企业信心数据,尤其是前瞻性的新订单数据,远好过预期,与此同时,通胀指标大幅下降。这给了美联储在继续加息之前,暂停步伐以观察经济发展的空间。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表态印证了这点。他表示,利率水平正逼近美联储估计的区间的下限,该利率区间对应的货币政策既不是刺激性的,也不是收缩性的。

3) 最后一点,週三公众假期前,市场流动性稀薄,由此引发的基于演算法的抛售行为,显然加剧了股市下跌。

关注焦点

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 12 月闭门会议:市场仍预计美联储加息的可能性为 70%,但会后释放的资讯将是关键。我们预计美联储在有关 2019 年加息的措辞方面会有所鬆动。

英国议会对脱欧草案的投票对英国资产走势也是关键。

客户最关心的问题

值此辞旧迎新之际,我们从客户那裡收到的问题基本上都围绕著同一个主题 – 哪些市场正处于拐点?我们将参看图表来分析技术形态,以期解答这个问题。

问题一:明晟亚洲(除日本)指数是否重新迎来曙光?

答案可能是肯定的。

技术指标显示,明晟亚洲(除日本)指数可能正在形成实质性反弹。该指数从 1 月份的高点一度跌去 27%,目前正试图突破 610 点左右的关键趋势阻力位,一旦突破,则预示该指数可能已在 10 月份构筑中期底部(569 点)。此前,该指数持续企稳于 100 个月移动均线(565 点)之上。10 月份以来的反弹归功于较强劲的动能—14 天相对强度指数(RSI)自 2018 年初开启下跌通道以来首次摸高 67。反映出 RSI 指数的波动范围上移。

若要市场上涨势头得以延续,则 RSI 指数需要始终保持在 40 以上,并继而突破 70。到目前为止,本次反弹中该指标还没有到达过 70。该指数在 100 日移动平均线(目前为 632 点)遭受强劲阻力,这可能会阻碍刚刚开始的反弹。然而,在我们看来,指数最终突破该水准的可能性正在加大。若然突破,则指数有望涨至 9 月份高点 661(较目前水准高约 9%),继而挑战 7 月份高点 682。

问题二:美元对离岸人民币数月之久的涨势已近尾声了吗?

很有可能。

11 月 30 日至 12 月 1 日间,20 国集团(G20)峰会后,美元兑离岸人民币汇率下跌 1.7%,考虑到自 8 月以来,美元兑离岸人民币一直窄幅波动。此轮下跌加大了今年该货币组合上行趋势结束的机会率。

美元兑离岸人民币挑战 2016 年高点 6.9900 时遭遇重大阻力,鉴于 1月以来的该货币组合的涨势非常强劲,所以如果出现整固或小幅回档,并不令人意外。该货币组合在 2017 年高点附近遭遇强劲阻力,释放出负面技术信号(该货币组合 10 月份创下 6.9794 高点后,RSI 指数走势连续 14 週与其背道而驰),这表明美元兑离岸人民币的反弹可能已是强弩之末。

若该货币组合跌破关键支撑位,则将确认这种背离趋势。若盘中跌破6.9093 的弱支撑位,则将是上行趋势瓦解的早期迹象。鉴于反弹势头强劲,因此谨慎起见,不妨等待日线图确认这点。如此讲来,美元兑离岸人民币目前正在测试 11 月初创下的低点 6.8514 一线,该位置是一个关键支撑位。如果果断跌破该水准,则美元兑离岸人民币就会朝著 6.7000 点(回吐 2018 年涨幅的 38.2%)滑落。

话虽如此,这种向下修正并不一定意味著整个上升趋势的逆转。只要美元兑离岸人民币保持在 200 天移动平均线上方(目前在 6.64 附近),中期上涨趋势将保持不变。这与 50%的回档位(6.61)大致吻合,此处应该会有相当强劲的支撑。美元兑离岸人民币能否守住该位置,将是判定长期趋势的关键。

问题三:下週英国议会将就英国退欧协议进行关键投票。英镑兑美元汇率是否已触及拐点?

答案可能是否定的。

英国议会将于 12 月 11 日就英国退欧进行投票,在此之前英镑兑美元汇率一直波动不定。英国首相文翠珊目前在英国退欧问题上面临著强大的阻力,而近期英镑兑美元汇率的波动反映出形势的不确定性。然而,儘管存在市场噪音,但英镑兑美元并没有跌破近期区间的底部,即 1.2660 的位置。

英镑兑美元维持在该区间上方,表明存在两种可能性:要麽市场已经消化了不确定性,正在寻找上涨的催化剂(谣言四起时买进,传言兑现时卖出),要麽市场正在寻找一种下跌的(负面)催化剂。

若从更宽泛的视野,作长期的考量,我们认为有三个值得注意的方面。首先,从 4 月份的高点 1.4358 回落是因为该货币组合在 200 週移动平均线以及 2014-2016 年跌幅 50%的回档位遭遇强劲阻力。38.2%到50.0%的回撤,总体还是在一个大趋势(目前是下跌的大趋势)裡面的调整。其次,8 月份至 9 月份的反弹停在了 4 月份至 8 月份跌势38.2%的回撤点,这再次表明此轮下跌是一种修正,而不是趋势的逆转。第三,更短期的移动平均线和较长期的平移动均线继续下降,表明下行压力保持不变。

话虽如此,2016 年英国脱欧公投出现意外结果以来,英镑兑美元汇率在 1.2000 的水准得到了强劲支撑。上一次果断跌破 1.2000 点还是在30 多年前。儘管这并不意味著英镑兑美元不可能再次持续走低,但可能需要非常强大的负面催化因素,该货币对才会继续下跌。

综上所述,如果议会投票结果让人失望,虽然英镑兑美元可能会应声下跌,但跌幅应有限。另一方面,若投票前,英镑兑美元坚守在1.2660 上方,那麽投票后反弹的可能性将会增加。

问题四:标普 500 的下跌结束了吗?

答案可能是肯定的。

2015 年以来,出现了三次幅度大于 10%的下跌(不包括目前这轮)。历史经验表明,标普 500 指数可能接近当前下跌趋势的拐点。2015 年 7- 9 月的调整持续了 50 天,跌幅 12%。2015 年 12 月- 2016 年 2 月的修正持续了 48 天,跌幅 14%。2018 年 1 月至 2018 年 4 月的调整持续了 44 天,跌幅 11%。

本轮调整始于 10 月份。单单按照以往惯例,从起始日后推 45 天,那麽 12 月 10 日开始的那一週就可能是本轮调整的结束。到目前为止,该指数已经下跌了 11%(用週四低点计算)。按照较近的历史模式,未来可能还会再跌去 1-3%。未来两週的两个关键事件——12 月 11 日英国议会投票和 12 月 18 日至 19 日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闭门会议—可能将决定该指数此后的走势。

本文由香港保险公司代理人或者经纪人发布,本文不代表香港保险资讯网观点与立场,购买香港保险无国籍要求,香港保险面向全世界理赔和服务,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kinsu.com/haiwai/14391.html

联系我们

微信号:hkinsu2015

时    间:10:00  -  22:0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