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香港保险资讯网首页
  2. 有关香港

人死未必如灯灭?你不知道的香港信托

根据「香港私人财富管理报告2018」,香港拥有十亿美金或以上的超级富豪按年增长29%,从72位增加至93位,全球排名第二,仅次于纽约。而高净值客户人数也按年上升15%至17万。

人死未必如灯灭?你不知道的香港信托

报告预测未来十五年香港私人财富行业规模将迎来更大幅度的增长以及更多样性。利好预测主要得益于香港作为中国最重要的离岸金融中心,连接中国以及环球金融市场,以其拥有完善的法制和管理制度,专业的金融机构及人才,吸引中外高净值客户进行财富规划。

目前香港私人财富管理规模34%来自于中国内地,预计在2023年,资金规模将扩展至49%,接近总规模一半。

据广发银行联合西南财经大学发表《2018中国城市家庭财富健康报告》,估计2018年中国家庭每户平均资产达161.7万元,户均淨资产规模为154.2万元,户均可投资资产规模为55.7万元。2017年中国家庭总资产中,房产佔比高达77.7%,远高于美国的34.6%。金融佔比仅11.8%,和日本、英国、法国等其他国家相比,配置比例较低。房地产投资是中国中产和高净值资产人士重要财富组成部分。

创造财富不容易,守住财富更是一个大学问。投资只是理财的一个手段,而不是理财的目标,选择不同的投资方式,也必须付出相应的投资风险的代价。

对于财富规划的要求,除了要从个人,家庭以及传承的纬度去考虑,更重要的是考虑整个安排的:安全性,收益性,流动性。我们的父母是经历过十年动盪、上山下乡、改革开放、下岗再就业的一代人,他们这代人饿过、穷过、绝望过,有时候观念更是赶不上时代的发展变化,包括对待钱,总认为,钱放在银行最安全,银行是国家的,国家总不会让自己亏空。

中国家族企业是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石,由于民营企业在中国发展时间比较短,很多家族企业目前仍 由创始人掌管,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这些创始人将把企业传给下 一代继承人。成功的交接班不仅对中国家族企业十分重要,而 且对于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也同样重要。如果交接得不顺利, 家族企业可能面临无法延续的危险。错误的传承方案甚至会使 家族企业耗尽财富,家族分崩离析。

家族争产导致闹上法庭的个案屡见不鲜,家族内斗不但白白浪费前人累积的财富,更严重影响家人之间的感情。争产的成因很多时候源于前人在世时没有完善的财富传承计划,或是后人对资产分配方式感到不公,这些个案其实反映了财富传承的重要性。

再者,中国的富裕人士越来越多,财富传承已不再单单是高资产淨值人士的考虑。

当审视你所拥有的资产时,大致可以将它们分为流动性高的资产(例如:现金,银行存款)及不易分割的资产(例如:物业,公司业务)。以公司业务为例,传统以来父母多会希望子女们能够继承家族业务,但毕竟每位子女各有想法,他们未必全都打算加入公司。因此,要公平分配资产,便有需要运用灵活的工具传承财富。

传承财富,一般可以选择什么工具呢?

一般做法会透过俗称「平安纸」的遗嘱处理,但当立遗嘱人去世后,遗产承办要经过一定法律程序处理,后人才能获得遗产,过程较为繁複需时;加上遗嘱较易引起家族争议,万一涉及法律诉讼,届时将浪费更多时间和金钱。

人寿保险则让财富传承安排更为灵活,当受保人去世后,指定受益人便可获得保险赔偿,处理程序相对较简单。另一方面,人寿保险可以协助分配流动性高的资产和不易分割的资产。假设你希望让其中一位子女继承公司业务,你可以考虑透过购买一份保额与公司业务价值相等的人寿保单,让另一位子女成为受益人获得人寿保障赔偿,便可解决分割资产的问题。

考虑到受益人可能太年幼或是容易胡乱花费,一笔过形式获得财富未必最适合他们。透过人寿保障,你可按照自己的意愿以指定方式分配至指定受益人,除了一笔过形式,市面上有些人寿计划更让客户预先制定分配安排,让受益人获得定额或不定额的定期款项,款项发放年期长达30年,让你的受益人更能获得长远保障。

一般来说,成立家族信托有三种目的:

第一,保障资产

例如创业家可以以家族信托形式去处理不动産,以防万一生意失败导家人流离失所。

第二,传承家产

有时候,将一大笔资产交托给未成熟的下一代是一个不明智的决定。因此信托创立人可以委托受托人爲其管理财産,等待子女成熟后,受托人可以把资産全数给予子女。

第三,防止突发事件

子女的成长过程中可能会发生不同的事情,偶尔子女可能面对各种难题。信托创立人可以考虑一些可能的因素,在家族信托文件中列明情况,以保障子女在不同的时候都可以有相当的经济能力面对逆境。

除了设立信托架构,高净值人士无可避免需要额外设立遗嘱以及准备充足人寿保险,我会在后文详细解释为何遗嘱以及人寿保险的特殊功能如何补充信托架构。

中国的家族企业所有者通常拥有灵活的商业头脑,却在家族管理上非常传统。他们更愿意以身作则成为一个行动者而不 是交流者。大名鼎鼎的镛记酒家创始人甘穗辉就是没有长期规划的典型例子,也因此导致了致命的错误。

20世纪40年代,甘穗辉在中环卖出第一只烧鹅起,镛记的名号也随着人们口 口相传,远播海外。1968年,镛记酒家被《财富》杂志评选为世 界上最好的餐馆之一。事实上,这也是当时唯一一家荣登该榜 的中国餐馆。

甘老 先生的长子甘健成很小就进入了家族企业,十多岁就开始在厨 房做帮工,后来渐渐接管了酒楼的运营。他投身于家族企业使得甘老先生如释重负,而甘老先生的二儿子甘琨礼却不愿意待在厨房里,和厨师、 服务员、洗碗工为伍,最终他也加入父亲的企业,打理家族日益增长的房地产投资。尽管兄弟两人接管企业不同方面,但是最终决策者依然是甘老先生,两者业务来往并无明显矛盾。

甘穗辉2004年去世,他的遗孀希望两个儿子像过去一样各 自负责一块业务。但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没有了甘老先生从中协调,两兄弟在餐厅内外的事务上出现分歧, 在家庭内部和员工面前纷争不断。母亲支持长子甘健成,而姐姐和三弟(于2007年已故)支持甘琨礼,使得他手握大部分股份。最终甘琨礼行使他的权力,将甘健成赶出了镛记和家族控股公司。

由于甘健成持有的股份只占少数,他无法阻止家族企业对他的罢免。更糟糕的是,甘琨礼拒绝以合理的价格回购大哥的股份,两兄弟只能对薄公堂,一搞就是超过十年。一夕之间,声名赫赫的米其林星级酒店由于种种负面报道,在这场拉锯战中 失去了荣誉象征的餐馆星级。

雪上加霜的是,甘健成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去世,死因不明, 留下了他的两个儿子相依为命。而官司方面,香港最高法院最终批准了对镛记母公司进行清算,所得款项分给两家。

甘健成的两个儿子在香港已经自立名号,开了新餐厅,带走了一些镛记最优秀的厨师。好消息是,甘健成其中一子甘崇辕的餐厅“甘牌烧鹅”在2014年7月开张后四个月便赢得了米其林一星。

烧鹅大王的例子中,我们明白到创始人应该明白每位具有潜力的家族成员都是独一 无二的,都有优点和缺点。如果创始人有不止一个孩子,应该避免将孩子们当成完全相同来对待,而应让其发挥各自所长。

不管其业务是否成规模,创始人都应该制定长期的 继任计划。创始人应该停下来,观察继承人,并聆听他们的想法,留意他们个人和作为团队一员的优点和弱点,并根据观察来制定接班规划。

对于传承,创始人应通过确立正式的继任计划框架 并以书面的形式,在家族和企业中培育企业家精神。如果企业 的某些方面需要不同的技能和才干,则可以根据需要制定相应 规则,有针对性地培养拥有不同背景和阅历的家族成员,并委以 相关职位。这样的透明度可以激励年轻的家族成员主动学习相应的技能,从而推进透明的管理移交。

若把一个家族事业放进信托架构内运营,无论企业创始人在世或者离世,企业都能够保证正常运营,把家族成员作为信托受益人,分享企业盈利的收益,有志于为家族企业发展奉献的可以进入公司任职,即使继承人不愿意染指家族企业,也不会与家族其他成员产生利益冲突,让后代有选择的权利,有能者居之。在设定信托架构时确定好企业利润分配,每一个家族成员只是家族企业的员工,让镛记的股份世世代代留在甘家之下,代代传承。

甘穗辉在他的烧鹅店运营的几十年中并没能应用到上述几个简单的原则。当然,最终的结果不论对其家族,还是对于曾经 荣膺米其林亚洲十佳餐厅的镛记酒家都是致命的。有鉴于此,家族领袖可以通过积极主动的长期规划来避免这种悲剧。

信托关係是有资产者(如现金、股票、不动产拥有者)委託受託人,依契约形式授权,代理管理处分其资产,受託人将其资产之利益交由委託者指定的受益人来使用利用。将资产的所有权、管理处分权、收益权分离,可产生一般物权上所不同的功能与法律关係,故若其”物”为有价资产,其之一功能就有保全的功用。

本文由香港保险公司代理人或者经纪人发布,本文不代表香港保险资讯网观点与立场,购买香港保险无国籍要求,香港保险面向全世界理赔和服务,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kinsu.com/about-hongkong/16433.html

联系我们

微信号:hkinsu2015

时    间:10:00  -  22:00 

QR code